主页 > R生活通 >关于「肤浅」之「肤」:《安娜》 >

关于「肤浅」之「肤」:《安娜》


2020-06-18

关于「肤浅」之「肤」:《安娜》
 

  很少人会将冷硬的枪放入口中,但多数人对于送上门来的甜点总是毫无警戒的送入口中,或许这就是为什幺卢贝松总是着迷于打造一个又一个致命甜心,同时拒绝替这些致命甜心拍摄续集,因为她们都是独一无二的金属玫瑰。这一次的《安娜》(Anna)成功让之前在《星际特工瓦雷诺:千星之城》(Valérian et la Cité des mille planètes)担任配角的莎夏‧露丝(Sasha Luss)彻底绽放其冷豔魅力。

  在蒲松龄《聊斋志异》里的《画皮》里有这样一种妖怪,藉着画自己的皮并披上这层皮化身美女来诱引男人,然后吃掉他的心。这个故事本身包括蒲松龄训诫男人不该被美貌诱惑分不清事实进而抛弃自己的糟糠妻,然而我认为更有价值的是在于里头美貌被视为一种社会地位的暗示或者非人的性质。整个故事内没有提及男主角王生的老婆长得如何,而是用她的发言,一个普通女子的视角,看另一个女子。

  她认为这幺美的女人流落街头,或者是好人家的腾妾,或者是妖怪,也就是说作为性感的美这种性质本身就是非凡的,甚至有害普通人的,因为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这种非凡的美。比如王生先是被迷住,沉迷于画皮妖的翻云覆雨,后被夺走心脏陷入昏死(心脏既作为维繫生命的心脏,也是作为心思的心),那幺天仙与妖怪也就没有区别了,也就是说内里是什幺并不重要,实际上决定女人之身分地位的是那层皮。当然用现代眼光来看,外貌不分男女,同样都可做致命武器。

关于「肤浅」之「肤」:《安娜》

  安娜正是介于天仙与妖怪之间的存在,作为一个第一战就无视大量专业保镖,在众目睽睽下于餐厅大杀特杀的女孩,她的过去朦朦胧胧,电影里仅是口头提及,就算提及那也不知道是真的还假的,因为谁能相信一个军校毕业,有高智商的女孩,竟然会因为父母双亡,流落街头成为毒虫的玩物呢?关于安娜的来由就像卢贝松《露西》里女主如何获得超能力的不该去认真看待,尤其一个只训练过一年的人就能如此完美的完成那幺多「不可能的任务」,我们反而该将其战斗力看做美貌的另一种表现。

  美丽与致命是同义的,正如她为了要顺利执行暗杀任务的潜行身分超模一样,间谍是能伴装成任何人的人,超模是能搭任何衣服的人,换一顶假髮、换一套衣服,甚至不用换任何口音或者任何性格,「身分等同服装」这样的逻辑给了本片的肤浅一种必要性。我们可以重新理解「肤浅」这个词,对于安娜而言,那层皮及其上的东西就是她的武器,这一层肌肤彷彿极光般,看得清又看不透,在一些时候她的穿着体现了目标的性癖,又或者体现了上头的命令,这没有什幺差别,因为那都不是她。

  莎夏‧露丝纤细且扁平的身形就如一个衣架,极为恰当地配合了「间谍」、「超模」的双重身分(当然超模本来就是她的职业,于是从超模到杀手的联想可谓巧妙又省工)。因为你可以挂任何东西上去,而挂上去后那些东西都像原本就在她身上一样浑然天成,无人识破,就跟画皮妖一样。怪不得卢贝松沉迷于给她换上各种装扮,因为这既满足了角色也满足了剧本,最重要的是满足了观众,我们彷彿看了一场两个小时的时装秀。

  然而安娜也并非只是一只花瓶,卢贝松为她打造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性格,那是呛辣、那是纯真、那是冷酷、那是热情、那是深不可测……安娜是一个总令人惊奇的角色,就像本片的剧本一样在可预期的框架,玩出不可预期的转折与结果。你甚至会逐步改变对于女主的印象,从「她真可怜」,转变成海伦米兰所饰演的安娜的女上司所言:「婊子。」(在电影中语境这句话是称讚)。

关于「肤浅」之「肤」:《安娜》

  「你们的提案都很烂!」

  安娜对不同人说过这句话,然后用刀划破自己的手腕,这是《安娜》这部电影利用观众框架成功造成惊喜的其中一个片段,也自始自终呈现这个角色能跳脱现有的,由男性所划定的第一与第二选择,作为女性的她总是创造了「第三选择」。比如在电影中两次,在两种选择「被杀死」与被「被奴役」间,安娜总是选择「自杀」。表面上来说,自杀是对于生命最消极的态度,因为生命放弃了持存以及绵延,而从他人的角度来看这个结果与「被杀死」一样,实际上对自己而言却是不同的,因为自杀乃是「我自己选择的死亡」,是一种对立于「他择」的「我择」,对于「他择」与「我择」我们鲜少极端的只拥有一种而是摆荡在两者之间。

  对于安娜而言,为了要忠于自己,达成自我实现,她必须完全忠于他人,首先尽力实现他人慾望,等到观众发现一切都在她的棋局之中的时候,一个最被动的人,瞬间成为一个最主动的人。好一个被动式主动,正如一只伺机的蜘蛛,既饥渴又沉稳,而这也是女上司对她的教诲,任务永远会有意外,而意外意味着打破现成选择的可能,身为职业杀手不只该随时面对困难,更该随时面对意外。

  要定调《安娜》其实很简单,比如下个「千面女郎大开杀戒,好色异男人人自危」或者「女孩当自强,男孩闪边站」等等标题,然而另一方面,本片却又别有滋味,而不只是简单的女打仔电影。《安娜》前后往返跳跃时间线的叙事方式不只有「让观众快速进入电影」的意图,同时也呼应了安娜这个角色的设计,如果说本片里头出现,作为安娜的象徵,由其亲口说出是「俄罗斯娃娃」的「娃中娃」、而以文学作品而言,则是契诃夫的《海鸥》所谓的「剧中剧」,在叙事上则是以「假中假」来体现。某一个场面你以为是这样,但其实不是这样,某一个画面你以为是多余的,但其实后面还有发生其他事,观众总是跟不上安娜,即便我们站在全观的角度,在电影播放完前,我们逐渐被传递一个讯息「所见为假」。

  正如安娜身上的一切都是伪装,都是可以剥开的东西,一个娃娃打开是另一个娃娃,开到最后面容逐渐模糊:同一个画面,因为不同的资讯有了不同的意义,也使得意义不再清晰。这使得卢贝松一方面满足了商业电影的需求,也稍微达到了艺术电影,甚至影像多义性的需求。我们看到安娜走出房间,靠着墙蹲在地上,看来沮丧无力,我们以为她是因为杀太多人而精神崩溃,但其实并不是。电影利用这种闪回的方式重新赋予「肤浅」的影像新的意义,甚至让意义悬置,这挑战了我们在一般好莱坞电影里头理所当然的理解里头角色各种肢体语言的意涵,也提醒了我们关于「肤浅」之「肤」我们或许思考的太少。

关于「肤浅」之「肤」:《安娜》

  王尔德曾这样说:「只有肤浅的人才不会以貌取人。」即便是被决定的外貌,当我们默许他们继续存在,难道不是一种对于他人意志的赞同吗?而这种赞同难道不是一种选择吗?本片是一种隐喻,利用一个间谍,隐喻了「自由的困难」,在充满他人意志的世界里,你怎幺知道你有没有在局中?如果你在局中,那幺那些你以为你做出的决定所塑造出的你,又怎幺会是你而不是他人设计出的你?如果我们不能将其视为一种隐喻,那幺我们就不能从中获益,而只能够得到一部拍的不差、音画互动流畅、剪辑出奇幽默、但又不够深刻的作品。

  《安娜》让我们重新理解这层「肤浅」的「肤」其实有多重要,于是我们也可以重新理解画皮妖这个角色。她其实只是个希望被爱的角色,但当她的努力付诸流水(绘製自己的皮相被揭穿),她愤怒地要从她爱的人身上取回代价,心的代价无疑的是另一颗心。在电影里安娜的情感成了一个谜,我们到电影结束,都不知道她的情感是否只是另一种武器,用来对抗这个设计她的世界。

  在电影最后,安娜抛弃了那头美丽的烦恼丝,消失在人群中。这是她自保的方式,真的东西尚未出现,但《安娜》已经告诉我们什幺是假的,那些出于他人意志,赋予在我们身上的,所造成的一切都是假的。只有剥开他们,我们才有可能知道什幺是属于我们的,或者,先是毁灭那些非我们的,我们才有空间创造那些属于我们各自的东西。这是跳脱「我是谁」总是诉求他人的解答的另一条道路,在那里我们自由的选择作为定义了自己, 而这在没有一定程度的自我归零前都不可能发生。

电影资讯

《安娜》(Anna)-Luc Besson,2019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推荐
2020-06-10
本文作者为赵家纬,原文标题:中美贸易战与气候变迁,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随着美国对二千亿美元中国商品提
2020-06-10
本文作者为翁达瑞,原文标题:了解国民党历史,就知道韩流必退,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国民党的总统初选已经
2020-06-10
本文作者为李政亮,原文标题:京阿尼为什幺重要?,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七月十八日京都动漫(京阿尼)遭纵
2020-06-10
本文作者为谢世民,原文标题:什幺问题需要公民投票?,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因为机会就是风险:引进公民投
2020-06-10
本文作者为洁西卡,原文标题:从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和《国际桥牌社》看台湾的过去与未来,由思想坦克授
2020-06-10
本文作者为李中志,原文标题:从亚洲同婚合法化的先驱,看台湾内政转国际销的政治策略,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随机文章
2020-06-14
如果你觉得十年不改款就已经很皮了,那幺看到接下来的这组,你可能会开始觉得不可理喻起来,怎会到了21世
2020-06-14
这个大魔王组别,更多是除了无法抗拒理由外,压根不打算改款的车型,而且完全集中在英国手工跑车厂之中,真
2020-06-14
近年来不论是在时尚还是街头都颳起一股 Outdoor 风,而多数人在挑选服饰的同时也会以机能性为作为
2020-06-14
只要发挥多重穿搭诀窍,每件衣服都有它的价值,而且能够变化出多种样貌,成为人人称羡的时髦上级者!本次挑
2020-06-14
日本Hi-End品牌visvim 日前推出全新的「GEO PATCHWORK」系列,知名设计师中村世
2020-06-14
远距离怎幺办?美国知名恋爱咨询网站创办人,提出他的恋爱必胜守则,他说:「若是远距离恋爱,让他主动提议
申博太阳城_渔乐九州电玩城|信息网上交流|最全面最及门户网|网站地图 申博网络现金网 申博现金网88元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