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趣生活 >「没有足够的词彙可以形容南韩企业底层员工遭受的待遇」 >

「没有足够的词彙可以形容南韩企业底层员工遭受的待遇」


2020-06-11

「没有足够的词彙可以形容南韩企业底层员工遭受的待遇」

我们淋浴的时候,我看到每个人从背到膝盖都瘀青发黑。

如同许多南韩的政坛和社会领袖,这名杂誌总编辑在现实生活中出乎意料地矮小,彷彿不堪一击。他沉默寡言,年轻记者想像他的内心世界充满他们难以理解、对时事与政策伦理的深奥批评。

直到公司第一次聚餐,几杯黄汤下肚后,他就没有南韩人口中的那幺「强」了,才喝几杯,他就开始透露他的内心世界。

「至于你们这些王八蛋,」他一边说,一边朝三名实习生的方向挥舞醉醺醺的手臂,「我们才不会帮你们,想都别想。」

他是指进入母公司报社工作的机会,那间报社刚刚公布职缺。过去一年,这些实习生应徵所有主要媒体的工作,每半年得和数千名求职者竞争一次,每次都失败。就在那个星期,这本杂誌刊登一篇文章,声称他们的媒体集团会採用不同作法,招聘时会重视能力,而非学历。在杂誌特别调查小组实习三个月的经历,看来是他们很大的优势。

不,不是,他残酷地警告。

三名无辜的实习生虽然灰心丧气,还是安静顺从地坐在那里,直到大约凌晨一点,在老天爷眷顾下,总编辑终于睡着。把他送上计程车之后,按照工作场所的规矩,他们也可以回家了。这是我的小姨子告诉我的故事,她是三名实习生中的一个,事实上,那是她第二次在同一间杂誌社实习。第一次实习的时候,她的名字列在两篇封面故事下面,团队领导人还因为他们的报导得奖,但是没有人向她或其他实习生表达任何谢意。她发现这次的前景也差不多,便决定辞职,许多杂誌社的全职员工都很意外,他们以前都忍受过这些狗屁倒灶的事。

她和其他经历类似求职过程的朋友交换故事,其中一个在江南知名的整型外科诊所担任护士,她因为资历最浅,时常得担心自己忘记例行任务,或者有人命令她做从来没做过的事(这很常发生),而且不向她解释该怎幺执行,然后因为做不好而受到责骂。

她说:「有时手术的气氛非常糟,医生经常一不高兴就乱丢东西。一名医生动手术的时候乱丢手术刀,结果插在墙上。他们老是责备我们,有时也会骂病人。」当然,病人的优势是全身麻醉。

类似情节很常见,南韩年轻人知道自己离开大学和家庭的怀抱,走向世界时,必须面对什幺样的状况。

最近社群媒体时常流传打耳光或老闆恶劣的行径,引发众怒。最令人震惊的案例是西南沿海小岛遭奴役的盐田工人,那些工人很多都领不到薪水,表现不理想还会遭到殴打。当地警方直到外界开始施压才介入。❶

「极端、激烈、不寻常,没有足够的词彙可以形容南韩企业底层员工遭受的待遇,」韩国线上杂誌《韩国曝光》(Korea Exposé)的总编辑具世雄(Koo Se-woong,音译)写道:「不过,问题是为什幺没有人质疑这种情况。」❷

那是很好的问题,问题本身就标誌了进展,代表只要他们想到可以从哪里着手,情况就可能改变。也许下定决心后,第一个案例会是:某位公务员在星期五下午五点接到上级指示,要他利用週末写出「在工作场所如何善待彼此指南」的草案,然后星期一早上,主管把报告丢回他的脸上。

深受其害的人告诉自己,等他们当上主管后,一定不会像那些人一样。职场因此渐渐变得文明。但是文化中的某些元素,还是会导致大部分的资浅员工变得越来越苛刻。一位时常训诫社会大众的知名记者向我坦承,他到餐馆用餐,假使听到女服务生带有北韩或中国口音,他对老闆的态度就比较粗鲁。为什幺?他说:「其他正常口音的服务生可能是学生。」

南韩的人口有五千一百万人,其中大约三千七百万人(七三%)为工作年龄人口。在这些人当中,有六百万人是约聘人员,他们和全职员工做相同的工作,但是比较容易解雇,薪水也比较低。大约六%从事农业,将近一七%是製造业,剩下七七%统称为「服务业」。

严格的劳动法规对于减轻工作压力没有太大帮助。根据我的观察,这是许多问题汇集的结果,其中之一是南韩的资本主义侧重于生产者,这点我稍后会仔细讨论,另外也包括缺乏替代的成就感来源,造成升迁竞争激烈,每个人都有很大的压力。老闆上头也有老闆,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生气。

另一个因素是缺乏「以小搏大」的槓桿。店家需要客户上门、供应商必须和财阀做生意、员工需要老闆的认可,在民主环境下,虽然存在这样的差异,根本的概念仍然是人人具有相同的价值(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不过你懂我的意思),但是在南韩的情况是,层级越高,身价也越高。底层的槓桿是零,因为他必须得到上级认可,而且双方都同意他的价值比较低(没那幺迫切需要工作或是可以另谋发展的人,可以选择辞职。不喜欢老闆是最常见的离职原因)。

更奇怪的是,职场的情谊反而导致粗鲁和恶劣的行径。在南韩工作,有一个有趣、正面的特色,是员工都会努力融入团体。离开英格兰前,我听过很多人说自己私底下从来不和同事有任何交集,而且颇为自豪;但是南韩的同事会一起吃午餐,晚上一起出去玩,甚至一起出游和度假。以下是他们如何培养情谊的例子,虽然故事有点老,不过仍然可以反映出今天的情况。那是在一九八九年,《世界日报》成立时,美国人提摩西‧艾尔德(Timothy Elder)加入他们的国际新闻部。真正发行前几个月,记者和主编开始建档、编辑虚拟的版本,提摩西‧艾尔德发现很不寻常的惯例:

实际上没有太多事要做,所以除了主编以外,我们的部门每天晚上都一起去喝酒,喝到凌晨四、五点回家,然后早上九点都还能準时上班,撑过一整个早上,到了中午十二点,他们一起吃午饭,然后整个下午都待在三温暖。回来打卡下班后,又出去吃晚餐、喝更多酒。几个月下来,每天的行程都是这样,主编没有加入,因为他是和其他主编出去;我不需要和他们出去,因为我是外国人。我不懂公司为什幺付钱给这种工作模式的人,也不懂怎幺有人能忍受这样的生活,后来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他们培养感情的方法。当然,报纸正式发行之后,他们就没有时间这样做了,而且他们工作非常努力,之所以能够这幺努力,正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是团队的一分子。

在这样充满凝聚力的团队里,大家以亲属的称谓相称,只要年纪比较大,就是「哥」或「姊」。关係亲密的问题在于只要一不小心,过度熟悉可能引发轻蔑。压力过大的主管对下属就像对待烦人的小弟或小妹,而且韩国人说话直接,很可能脱口而出:「你们这些王八……」

说话的方式会依据对象而改变,韩文中的「半语」会加剧轻视的态度。我认为解决的方法是扔掉半语,对所有人都用敬语。由于亲切体贴、风度翩翩而广受欢迎的政治家安哲秀(Ahn Chul-soo)就是这样,成长期间,他的父母都用敬语和他说话,这在韩国很不寻常,因为长辈都是用半语和晚辈说话。

正如我们可以想见,工作场所凌虐最严重的案例来自雄性荷尔蒙最多的地方:军队。基本上也是因为韩国紧密的人际关係,大哥揍小弟在过去是习以为常的作法,也成为军队制度的一部分,他们承袭日本人的观念,相信有系统地殴打可以驱走男性身上的女性特质,帮助他成为勇敢的战士。

一九六九年,表完洙(Pyo Wan-soo,音译)第一年服兵役。一天晚上,第二年的士兵冲进军营,叫所有人脱光衣服,用木板打他们。表完洙说:「连续几晚都是这样,持续了好一阵子。我们淋浴的时候,我看到每个人从背到膝盖都瘀青发黑。」第二年他晋升后,摒弃那样的惯例,禁止下面的人延续那个传统。❸

一九七○年代初期,民谣摇滚乐歌手韩大洙(Hahn Dae-soo)在海军服役期间也拒绝打人,他回忆道:「我是唯一不这幺做的人,他们说这些新兵因为我变得娘娘腔。头两年,他们经常用球棒打我们,有些人的背部因此永久受损,几个人受不了,甚至还跳海。当时还是独裁政权,军方只告诉家属他们在执勤时丧生。」他读了《古拉格群岛》(The Gulag Archipelago),从书里找到坚持下去的力量,「我发现索忍尼辛的遭遇更可怕,而且日复一日、长达数年,我相信我能熬过这样的折磨。」

现在这类野蛮的行径已经遭到禁止,但是可以欺压属下的观念依然存在。非营利组织「军人人权中心」(Center for Military Human Rights)的林泰勋(Lim Tae-hoon,音译)表示,军队还是有霸凌行为,不过比较零星出现。该组织也替受害者家属调查虐待事件,他说:「某些单位可以看到,其他则没有,不同军营的文化也不同,取决于由什幺人管理。」难怪许多有办法的父母会设法协助儿子逃避服兵役的义务。❹

二○一五年,警方逮捕一名大学教授以及两名学生,罪名是恐吓与胁迫另一名学生。他们都在这个教授主持的非营利机构工作,虐待行为包括以球棒殴打,以及强迫他吃人的粪便,后面那部分有录影。据说被害人忍气吞声,因为这名姓张的教授承诺帮助他取得在大学任教的职位。❺

南韩人在工作场合以头衔相称,最近的趋势是用名字称呼同辈,不过你在办公室通常不会听到:「嗨,约翰,最近怎幺样?」而是:「主座,今天上午李科长打电话给您了吗?」因此晋升不仅代表加薪,也代表更好听的头衔。科长与主任之间的区别,和下士与中士之间的区别一样重要,每一次晋升都代表多一批人要向你敬礼。我告诉南韩人,我在英国的工厂工作时,很多人因为不想承担责任,拒绝升迁,韩国人都觉得很惊讶。

这种把职级当成行事基础的环境,权力的象徵就极端重要,例如安排办公室的分机号码就要很小心,因为号码代表等级。同样的,选择正确的办公室不是因为窗外景观真的那幺重要,而是必须避开阶层较低的位置。我以前待过一间公司,为了避免这种视觉上的高低阶级,把办公桌排成H形,但是韩国的员工认为坐在H那条横线上的人背对着门,会被视为最资浅的职员,所以都巧妙地争相避开那个位置。

走进南韩的办公室,你马上可以分辨出谁是老大,如果没那幺明显,可能代表办公室政治存在模糊的空间,例如合资的企业也许可以看到两个人有相似的办公室,办公桌椅的大小也差不多,可能是因为真正管理营运的是总公司指派的外国人,挂名的老闆则是韩国人。

外国人如果破坏这种权力的象徵,他就倒楣了。某间新闻社的外籍记者接到总部要求,请他寻找办公室的新地点,并提供员工薪资建议。他认为这是很好的机会,可以让人们口中的「社长」、但是没有做太多实质工作的韩国同事了解,他虽然是「驻地记者」(correspondent,职级较低的头衔),却才是真正的老闆。他对韩国文化很熟悉,为自己订了较大的办公桌椅。社长一句话也没说,但是从此不再出现,他的行动说明了一切。一星期后,驻地记者亲自到社长家拜访,说他正在调整办公设备。问题就此解决,大家回去上班,彷彿什幺事也没发生。

我在蒐集写书资料的过程中,请几名管理顾问说出他们讚赏的南韩公司,不是因为公司的表现,而是企业价值。有些人说没有,其他人则提到一、两间,例如一九二六年由爱国商人创办的製药化学公司柳韩洋行(Yuhan),这间公司的目标是韩国人必须身体健康才能夺回主权。大多数企业构思出理念,只为了可以放在网站上,除此之外完全不具任何意义。

我不想把工作场所不愉快的问题描述得过分夸张,但是那些管理顾问必须思考那幺久,的确反映出问题有多严重。

企业价值可以透过招聘的方式展现,在这方面所有公司似乎都大同小异。我认为南韩的企业相当拙于评估价值,包括人的价值。大企业好像完全不想花力气了解应徵者的热情或能力,他们普遍认为学生还没有做好工作的準备,所以刚进公司的员工要接受培训,一、二年之后,再决定安排他们到什幺部门。因此雇用员工的基础往往是学历,附加的好处是让外界觉得他们很客观。这就是为什幺南韩人执迷的不是好教育,而是好学校。

这也解释了为什幺那幺多人履历造假,许多人注明自己在着名的国外大学念书,却没有写清楚他们根本没毕业。我认识一个在顶尖大学任教的宗教学教授,自称拥有哈佛大学博士学位,不过一个美国人上过她的课之后,告诉我她其实没有拿到博士文凭,只得到「安慰奖」,也就是较低的学位;另一个朋友的妻子声称自己和他在同一间欧洲的大学念书,实际上她只是去找他共度週末。我警告他,现在对履历的审查越来越严格,因为不久前一位女士遭踢爆捏造耶鲁大学博士学位,引发社会关注。他告诉我,他的妻子已经把她的假学历升级到剑桥大学。

注释

❶请见二○一五年一月二日,《日本时报》(The Japan Times)美联社记者福斯特‧克鲁格(Foster Klug)的〈逃跑奴隶回忆南韩偏僻小岛的人间炼狱〉(Escaped Slave Recalls ‘Living Hell’ on remote South Korean islands)。

❷二○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韩国曝光》,具世雄,〈超级资本主义韩国用完即弃的劳工〉(Disposable Workers of Hyper-Capitalist Korea) 。

❸表完洙现在是很受欢迎的新闻杂誌《SisaIn》的发行人。

❹社会精英在这方面做得很成功,一九九七年一名总统候选人很可能就是因此败选。请参考一九九七年九月七日,《纽约时报》,尼可拉斯‧克里斯托夫(Nicholas Kristoff),〈儿子涉嫌逃役,导致南韩候选人支持度下跌〉(Sons’ Military Weigh-In Pulls Korean Candidate from Lead);二○一四年三月十八日,《亚洲通讯》(Asian Correspondent),乔瑟夫‧金(Joseph Kim),〈调查显示南韩有钱人逃避兵役〉(Koreans Shun Military Service as Survey Shows Rich Dodge Draft)。

❺这位学者后来被判十二年徒刑,请参考二○一五年七月十四日,《韩国时报》,郑敏镐(Jung Min-ho,音译),〈教授因虐待学生,遭到拘禁〉(Professor Arrested for ‘Torturing’ Student)。

❻关于假造履历表的报导,请见二○○七年八月二十八日,《纽约时报》,李秀贤(Su Hyun Lee,音译),〈造假学历令南韩名人蒙羞〉(Fake School Records Shame Korean Figures)。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推荐
2020-06-17
(柔佛‧新山13日讯)伊斯兰党週六公布柔州8国30州议席的候选人,其中,边佳兰自救联盟主席阿妮丝将出
2020-06-17
伊斯兰党玻璃市州主席兼双弄区州议员莫哈末苏克里病情好转,2天前已获准转入冠心病康复病房(CRW),目
2020-06-17
柔州伊斯兰党公布20国41州议席准候选人。以伊斯兰党为首的柔州和谐阵线昨晚公布柔州候选人,该党竞逐柔
2020-06-17
(柔佛‧新山13日讯)伊斯兰党週六公布柔州8国30州议席的候选人,其中,边佳兰自救联盟主席阿妮丝将出
2020-06-17
(吉隆坡7日讯)伊斯兰党妇女组署理主席西蒂玛丽亚指出,一旦民联执政中央,将为全国妇女提供3项福利,分
2020-06-17
  擅于将俄国史诗和童话故事入画的俄国画家瓦斯涅佐夫(В.М. Васнецов)是我自己非常喜欢的
随机文章
2020-06-26
噱头十足,但是有点难用……虽然光学迷彩的噱头很吸引人,但是最大的前提就是在拍摄全程要让iPhone完
2020-06-26
湖畔住宅项目近几年在巴生谷区相当盛行。住在巴生谷地区的居民,大多为终日在大城市内忙碌奔波的都市人。他
2020-06-26
都会休闲最佳选择  自每日清晨9点~午夜12点,罗东火车站前的"噶吗兰影城"一直是大家的好朋友。尤
2020-06-26
【5/13台北】不止首战,而是全年五场赛事~!中信鲸球团今年在50场主场赛事安排上,特别选定5场赛事
2020-06-26
叮叮噹~叮叮噹~铃声多响亮!一年一度的圣诞节来临,又将参与亲朋好友的交换礼物大会,是否正愁不知道该送
2020-06-26
宜兰原名噶玛兰,是先住民噶玛兰人的音译而来,位于台湾东北方,西边有高山丘陵的天然屏障,东边则是浩瀚无
申博太阳城_渔乐九州电玩城|信息网上交流|最全面最及门户网|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ebt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在线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