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诗生活 >关于降低选秀年龄限制的隐忧,NBA应与NCAA合作助保障落选 >

关于降低选秀年龄限制的隐忧,NBA应与NCAA合作助保障落选


2020-06-18

去年秋天,美国联邦调查局曝出的讯息称,NCAA一级联赛中多个篮球相关部门存在大规模的腐败问题。这个事件再一次把NCAA的模範形象推到了风口浪尖。当然,这个问题并不新鲜。不过这一次主要的不同之处在于证据的有力性以及指控的严重性,然而球员在大学内被收买的丑闻实则是公开的祕密。

关于降低选秀年龄限制的隐忧,NBA应与NCAA合作助保障落选

考虑到NCAA既有的制度缺陷,这类个人舞弊行为并不会真的令我们感到意外。这仅仅是出于经济上的考量。优秀的篮球运动员为他们的学校以及NCAA联赛创造了巨大的收益。然而这些最好的球员却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他们没有办法凭藉其创造的价值得到相应的报酬,原因在于:NCAA保持着业余联赛的立场,这就需要严苛的限制来防止球员从他们创造的收益中获得分成;同时NBA有一项规定,禁止在一定年龄以下的球员进入联盟;同时发展联盟的工资水平也远低于这些优秀球员在自由市场上的价值。对于这些球员来说,在大学打球外的唯一选项就是在海外开启一段职业生涯,他们通常不会这样做,因为负担过于沉重。

如果球员正在创造经济价值,但没有得到相应的补偿,钱就必须流向别的某处。一个地方是教练的薪水——那些被证明能够持续发掘优秀人才的教练,会得到相应的报酬。另一处就是为了能与专业球队竞争所必需的训练装置及综合设施。此外就是球员的非法收入,这些支出便引发了像最近这样的丑闻。

NBA在2005年选秀大会后制定了19岁的选秀年龄限制,当时的理由很充分。NBA的球队一直在费力寻找全国各地可能会成为职业球员的高中生,併为此支付额外的费用。然而无论从身体条件还是个人意志来讲,这些球员都需要一些时间来变得更成熟,球队则需要承受球员成长成本的冲击。还有一种观点认为,球员们严重高估了自己的个人能力直接宣布参加选秀,无谓地放弃了具备潜在价值的大学生涯。

有关允许球员得到公平的补偿,有一些道德,可能还有法律角度的论据。但到目前为止都还不足以让NBA改变规则。NBA是一场生意,他们的运作大多出于自身利益。起码从表面上看,NCAA的丑闻并不会给NBA带来麻烦。

但NBA的确会对大学联赛造成影响。因此,儘管年龄限制在某些方面起到了帮助作用,问题依然存在。首先,未来的NBA球员可能会因为糟糕的公关关係而被捲入这些丑闻,进而名声扫地;第二,球员可能会由于这些非法收入而失去大学比赛的资格,升年级,或者从一开始就无法进入大学。这就造成了球队之前需要面对的问题,无法合适地评估这些球员,直到为时已晚。像Billy Preston、Brian Bowen和Austin Wiley这些球员都在去年遭遇了这种情况。在此前几年,Terrance Ferguson(2017年参选)去了澳洲打球,Emmanuel Mudiay(2015年参选)去了中国,以及Brandon Jennings(2009年参选)去了义大利。Enes Kanter(2011年参选)则被取消比赛资格,坐了一个赛季的板凳。Derrick Rose差点也没资格打大学比赛,因为他需要面对SAT成绩造假的问题接受NCAA调查。

关于降低选秀年龄限制的隐忧,NBA应与NCAA合作助保障落选

第三,NCAA的规则和激励措施限制了球员成长方式的多样性。教练对于球员的训练时间是受限的(儘管近些年这种限制有所放宽),此外对于那些他们预计会是「打一年就走」的球员,球队的策略主要是帮助球队取得更多的胜利(这也可以理解),而非以他们在NBA获得长久的成功为目标来打磨技术。举个例子,那些投篮不稳的大个子球员通常被阻止投三分,而这可能是他们拓宽NBA前景的关键部分。

目前的模式是让AAU、球鞋训练营和NCAA控制高中联赛的资源,从长远来看这对球员和NBA都是一种伤害。现实情况是,对比任何一个联赛的竞技平台,NBA都是为这些球员长远福祉投入最多的那一个。因为他们希望球星们能在最高水平的舞台上展现自己,同时还能保持一流的水平和极强的职业素养。

正因如此,在丑闻曝光、小联赛迅速成熟的情况下,Adam Silver表示:「我们已经準备(对年龄限制)做出改变。」联盟已经明确表示他们需要花时间来做出改变,最近几年不会马上发生以保证对大家都公平,同时保证改革更加谨慎——但是其基础已经奠定好了。

这些变化可能会是什幺样的?以下是我针对未来发展道路的一些建议:我追蹤了过去高中生新秀的履历,深入研究当时联盟面对的挑战,尝试分析未来联盟再次改革后可能遇到的挑战并试图通过主动的规则改革来解决这些问题。

高中生选秀时代

当Kevin Garnett决定放弃读大学,并宣布在高中毕业后直接参加1995年选秀大会时,一种趋势正在悄然蔓延。从那个时间点到2005年选秀后出台年龄限制的时间,39名高中生球员被NBA球队选中。现在我们有充分的时间来回溯这个时期,对比那些高中毕业直接参选和进入NCAA一级联赛大学的球员职业生涯。

关于降低选秀年龄限制的隐忧,NBA应与NCAA合作助保障落选

有一点是明确的: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支撑,高中生球员相较大学球员更可能在NBA联赛中失败。事实上,与主流观点相反,这些高中生球员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当然也有选秀失败和球员没有完全达到预期的情况,但这是所有球员都需要面对的情况,与年龄无关。失败是NBA选秀的天然属性。

我们可以观察高中球员时代选秀顺位前十的球员,并将他们与那些进入大学打过NCAA一级联赛的球员做对比。他们的平均出场数和出场时间大致相当,但高中生具备更高的上限。14名在前十顺位被选中的高中生中,一半的球员成为了全明星,且人均入选全明星赛3.7次。再看NCAA一级联赛打过球的前十顺位球员,全明星入选率为34%,人均1.7次。事实上,5名高中生球员在职业生涯中超过5次入选全明星赛,他们都成为了所在时代的最佳球员之一:Kevin Garnett,LeBron James,Tracy McGrady,Dwight Howard,Amar’e Stoudemire。

如果再往之后的顺位看,高中生球员和NCAA一级联赛球员的差距甚至变得更大了。80%在11-30顺位被选中的高中时球员在NBA中至少出战了10000分钟,而NCAA一级联赛的球员只有43%能做到这一点。根据Basketball-Reference的胜利贡献值(Win Shares)指标,高中生球员职业生涯能平均可以贡献输出37个胜场;相应的,NCAA一级联赛的球员人均胜场输出为19。

关于降低选秀年龄限制的隐忧,NBA应与NCAA合作助保障落选

当对比两组球员在31顺位及之后被选中的情况时,这个差距则变成了一道鸿沟。60%的高中生二轮秀生涯出场时间超过了10000分钟,大学一级联赛的球员中的比例为13%。而再对照胜利贡献值,高中生球员与大学一级联赛球员的平均胜利输出对比为29比6。这组高中生球员包括:Rashard Lewis(32顺位)、Monta Ellis(40顺位)、Lou Williams(45顺位)、Amir Johnson(56顺位)和CJ Miles(34顺位),他们的表现远超过当时选秀顺位的预期。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这其中是否存在因果关係:直接从高中毕业参选不太可能是这些球员取得巨大成功的原因。更有可能的情况是,一名球员在高中表现得足够强势所以才会宣布参选,这对他们未来的成功则是一个强有力的讯号。对这些球员而言,上大学有很大的压力,而且他们知道如果没被选中意味着什幺。所以只有最有天赋的那批球员才会宣布参选,他们大多数人的职业生涯也按照着人们预期的方向发展。

对比21岁以下两个组别(高中生、大学一级联赛)的首轮秀后,我们会发现这个观点进一步被证实了。在这组对比中,球员的差距几乎消失。儘管高中生球员平均低了两个顺位,他们的表现却更好——不过这种优势是微乎其微的。这同时加深了我的一个观点:普遍来看,球员参选年龄越小,生涯的整体表现则更佳。一部分原因 是那些提早参选的球员同样具备在NBA中取得长久成功的天赋,另一部分原因则是球队会规避风险,他们选择的球员本应该在更高的顺位被选中。

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些球员提早进入职业联赛帮助他们取得了成功,不过资料并不能支撑这一观点。儘管如此,我们也几乎不可能找到证据来证明参选过早会对球员生涯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

所以起码我们不该继续拿这类论据作为选秀年龄限制的藉口了。至少从球员表现来看,他们从高中直接进入联盟后并没有辜负我们的选秀顺位期待,即提早进入联盟没有对他们的职业生涯造成伤害。

事实反而是这些高中生球员的表现超出了他们顺位的预期,这个事实告诉了我们在评估这些球员时要面临的一些挑战。当然,与这种情况相反,现实情况并不是高中生顺位过高,而是球队为了规避风险倾向于跳过他们选择更出名,年龄更大的即战力。

如果在高中生能参选的时代同负责球探工作的联盟高管聊一聊,你会听到他们在试训和评价这些球员的天赋时,遇到了许多令人头大的案例。不仅仅因为去高中考察球员的过程本身就是噩梦,比赛的水平也时常低得令人髮指,球员们则只能接受低水平的执教。Adam Silver在今年三月时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说:「……从联盟的角度看,一方面,我们认为如果能有机会看到这些球员在进入NBA之前就有机会在一个顶级联赛中展示自我,那幺球队也会选到更好的新秀。」

关于降低选秀年龄限制的隐忧,NBA应与NCAA合作助保障落选

另一个球队宁愿错过高中生球员的原因是,他们担心这些球员需要花大量时间去成长。的确,有一些论据能支撑这个观点。要成为能在NBA赛场上做出贡献的球员,高中生所需经历的时间更长:在前十顺位被选中的14名高中生球员里,他们其中的64%在新秀赛季出场时间没超过1500分钟,36%的出场时间低于1000分钟;而对比另外90名在同样顺位被选中的大学一级联赛球员,出场时间低于1500分钟和1000分钟的比例分别只有31%和13%。

[注]这可能是因为球队的偏见。教练更不倾向于使用这类球员,因为他们脑袋上贴着「高中生」的标籤。但这也不太可能是出场时间差距的唯一原因。

如果把範围扩大到这些球员的第二个赛季,我们会发现这两个组别的差距已经消失了。高中生球员和大学一级联赛球员在打完新秀赛季后,出场的时间就没有档次上的差距了——事实上高中生球员还是比大学生球员出场时间少一些,人均低500分钟。最终,从历史资料可以看出,高中生球员在成为真正的NBA球员前大多数需要额外的一年时间,但最多也就一年。

关于降低选秀年龄限制的另一个隐忧是,球员们可能会得到不好的建议,然后做出贸然参选的糟糕决定。他们可能会落选的同时失去上大学的资格,从而失去底限的保障。

对于那些很明显没有优秀到能进入NBA的球员来讲,上大学一个很大的价值在于延迟他们做决定的期限。如果一个球员在NCAA一级联赛中打了球,他们可以根据过去一年自己的表现来决定是否参选。而且他们每年都可以这样审视自己的表现,并做出决定。但是由于NCAA作为业余联赛的规定,球员在高中毕业后参选就是一个孤注一掷的选择——一旦做出错误的决定,便不再有回头路了。

有观点认为,如果因此不能进入大学,会阻碍球员们职业程式的发展。因为相比国际职业联赛球队,美国大学更能让球员们发挥出自己的水平。除此之外,这也会让球员们失去获得大学学位的机会。

很难用公开的资料评估这些情况。在高中生可参选的时代,天赋足够、收到NCAA一级联赛球队邀请后选择跳过大学直接参选,然而最后还落选的高中生寥寥无几:算了一下,从1995-2004年期间,只有6个这样的球员。Lenny Cooke是其中最有名的一个,他的经历对后人也是一个警示:作为2002届最顶尖的高中生,他拒绝了大学奖学金的邀请宣布直接参选,然后落选了,此后他的职业生涯也再未掀起波澜。不过单凭他的经历也很难得出结论:因为他在海外联赛的前两年里伤到了阿基里斯腱,之后两年又拉伤了另外一条腿的阿基里斯腱,这让我们没机会知晓他能否在海外成长为一名NBA级别的球员。而另外一些落选的球员,他们究竟有没有NBA级别的天赋都很难说,或者说哪怕是他们上了大学,也不好说最终能否进入联盟。

也许他们不被NBA的薪水诱惑到便有机会拿到大学学位,但不知道可能性有多高。在NCAA一级联赛的强力联盟中,大约只有一半的球员能从大学毕业,而且他们接受的教育质量,以及文凭的价值都是非常捉摸不定的。此外,在真正有职业水準的球员中,这个数字可能还要低得多。

[注2]计算毕业率是一个颇具争议性的话题,根据politifact的一篇报告显示,大学篮球运动员的毕业率大概在30%-70%之间。

所以球员在本不该参选的情况下(即高中)直接参加选秀的代价也没有经常说的那幺大。也就是说,如果规则变回之前的模样,高中生球员继续获得成功,目前的趋势可能会改变,问题也会变得更糟。在Garnett参选后的5年,只有10名高中生新秀跳过大学直接进入NBA。而在选秀限制出台之前的5年,这个数字增加到了28个。跳过大学直接进入职业联赛的程式在明显地推进着,而且没人知道假使没有这个限制,任使情况发展到今天会是怎样的。

未来的发展道路

取消NBA选秀年龄限制显然是有所益处的,而且很多反对取消年龄限制的声音也被夸大了。但若仅仅取消年龄限制,而不伴之以相应的改革,似乎也并不明智,因为这些问题会依然存在。因此一项改革必须作为新规设定的一部分,旨在解决遗留问题。

长期的改革更应往欧洲足球的青训体系发展。Jonathan Tjarks在The Ringer上写过一篇有关青少年培养体系是如何运作的文章:

「在很小的年纪,那些最优秀的年轻球员就会和职业球队的青年队签约。球队训练这些球员,要幺是为了将他们的竞技水平提升到高阶别的联赛,要幺是打算把他们卖到更有钱的球队……当球员在23岁前签了职业联赛合约,或是转会到其他球队时,培养他们的球队会得到一笔赔偿金(通常称之为「共同合作资金」)。」

但这样需要球队的鉅额投资,联盟同样可能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建立起这套体系。或许这可以发展成发展联盟的功能增强版,未来在发展联盟上组建一些小联盟,可以让球队签下一些年轻球员。作为对年轻球员投资的回报,球队能部分获得这些球队的控制权。但从中期预测的情况来看,这同样不是一个现实的解决办法。就像Tjarks提到的,由于美国儿童劳动法的存在,这项措施的实施势必层层受阻。

可能立刻实行的折中方案是,适当保留选秀年龄限制,同时让发展联盟更具吸引力,以图让更多球员跳过大学直接进入发展联盟。一个方法是为那些尚未有资格参选的球员设立一种名为「前景预测」的发展联盟合约,工资水平远高于传统的发展联盟薪水等级。所以即使这些球员仍然没有资格参加选秀,他们也可以在间隔年在美国本土继续打球,而不必担心参选资格的问题。这也能让他们从赞助合约中拿到钱的同时接受NBA球队的评估,不过哪些球员能和发展联盟球队签下这种合约仍需要进一步考量,但这起码算是迈出相对容易且潜在有效的第一步。

如果改革进行到中期,我会建议联盟取消选秀年龄限制,同时实施减缓球员、发展和决策挑战的改革方案。这将会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案,一方面允许NBA在更早的年龄段就参与和控制球员的发展,另一方面让已经做好準备的球员及早进入职业联盟,同时让球队更容易地去培养和评估这些球员。

从许多不同球队的联盟高管那里得知,取消选秀年龄限制的最大阻碍之一是在评估高中生球员时遇到了困难。其中有很多后勤方面的问题,包括哪些球员需要重点考察,找到去这些高中的路(有些高中远离市中心),然后决定看哪场比赛。同时还有一个巨大的评估障碍,即很多球员没有面对高水平的竞争环境,有些球员的教练水平还很差。

儘管没办法完全解决,但其中一些问题是能得以缓解的。考察年轻球员意味着要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处理更多不确定的问题,这是无法迴避的事实。但我们也不应该假装认为在观察他们打了一年大学比赛后就能做出完美的选择——选秀的失误率依然会很高。(同样值得考虑的一点是,选秀中更多的不确定性实际上会帮助联盟压低高顺位籤的价值,就像乐透抽籤改革后防止球队恶意摆烂的情况一样。)

还有一种可能性,即保持NBA不能以私人身份考察高中球员的禁令,这样便能从根源上消除后顾之忧。同时联盟可增加一些官方认证的活动来让高中的潜力球员亮相,同时给各个球队提供更容易接近的现场考察机会。NBA官方可以带头组织这些活动,而不是让高中生象徵性地参加麦当劳全明星赛或是Nike篮球峰会这类全明星性质的比赛。如果活动开展顺利,还可以卖掉球票和转播权,这样不仅能抵消考察球员的成本,甚至还能获得额外利润。

例如,NBA每年可以举办五场高中锦标赛,邀请球队和最具潜力的高中生,给球员提供一个高水平的竞争平台,以供球队决策人员在理想的环境下进行评估。NBA还可以像球鞋公司一样,邀请最具潜力的球员在参选之前参加他们开办的夏令营。

此外,随着高中比赛录影的普及,还有另外一种方法,无需付出高额的后勤成本,就可以提高球队评估这些球员的能力。例如Krossover和Hudl这样的公司,已经收集了大量高中和AAU联赛的比赛录影——但如果要求这些公司将录影和资料提供给所有NBA球队,那幺方案可能会受阻。

这些建议不会完全解决问题,但相较高中生能够参选的时代,肯定能让球队评估球员变得更加容易。

对于球队而言,更深层次的担忧在于培养球员花的钱并不一定能马上变现成球队贡献。如今球员的培养相当于是NBA外包给了大学。如果取消了选秀年龄限制,NBA球队就要承担培养球员的开销,同时还要给一个不一定能上场的球员预留一个宝贵的阵容名额。

但如果规则能更灵活变通,这似乎也不是那幺需要担忧的大问题。一个想法:可以允许球队下放一名休赛期得到的高中生新秀到发展联盟,并让他在新秀赛季大部分时间都在那里打球(比如75%)。如果球队选择了这个选项,他们便能在下一年获得一个额外的阵容名额,可以给老将上场的机会。这样同时也能减轻选中一名不能马上做出贡献的球员所造成的伤害。或许球队这样做之后,薪资空间还会有所释放,负担也能随之减轻。

取消年龄限制后,NBA中仍然会有一些既得利益方阻碍球员直接参选——可能仅仅是因为他们公关情况的糟糕。有一个近些年出台的提议能帮助这些年轻球员:推迟参选截止日,这可以帮助潜在的高中生参选者得到有价值的反馈,并有时间做出更深思熟虑的决定。

此前提到的休赛期高中生训练营也可以起到平衡的作用。这些训练营能及时对球员们做出反馈,教给他们职业球员的生活是怎样的,大学生活又是如何的,从而让他们做出最适合自己的选择。在训练营中,球员们还能听到另一个世界的声音,而不只是身边人过分夸大的鼓励,那只会让他们心态更加膨胀。

NBA已经在讨论如何介入优秀球员的高中生涯,目的是致力于他们长远的发展。或许联盟可以在取消选秀年龄限制的同时附加上一些明确的要求。例如,一名球员可能需要参加完NBA夏令营,接受了职业生涯生存技能培训之后才能跳过年龄限制直接参选:这个培训可能包括训练,营养,财务管理,学习前辈经验等方面。

当然,NBA也可以和NCAA合作来修订一些选秀规则,让那些做出错误参选决定的球员受到的惩罚更轻。或许高中毕业后直接参选却落选的球员还是可以有打NCAA的资格,就像现在的棒球联赛规则一样。但这需要NCAA参与规则制定,那就不太靠得住了。

即使没办法同NCAA达成协议,NBA仍然可以为那些未被选中的球员提供一份保障,刺激球队更多地去投资下辖的发展联盟球队。如今NBA球队不愿意向发展联盟球队大量投入资金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他们对自己发展联盟球队阵容的控制力不足。为什幺要浪费时间和资源去培养一个随时可能签约其他球队的球员呢?

最近实施的双向合约使这个问题朝着解决的方向迈了一大步,允许球队拥有更多处于控制下的发展联盟球员,这些合约能激励球队向下属球队的球员投入更多的资源。拓展双向合约的体系能进一步鼓励球队投资:更多的双向球员空间,或类似风格的合约都能让球队提高对下属联赛球员的控制力。理想状态是,每个发展联盟名单中的球员都应该和母队有合约,以确保母队选择合适的球员进行长期培养的投资。

在一个没有选秀年龄限制的时代里,这些合约将发挥重要的作用。如果一名球员高中毕业后直接宣布参选却落选了,球队可以和他们签约一份双向合约来引导这些年轻人的成长,而不是放任他们去海外打球。由于这些球员的成长曲线更长,他们所需的合约也会略微长一点。我会建议球队开创一种为期至少三年的「成长型双向合约」,摒弃如今两年的限制,但只能适用于20岁以下的球员。扩大双向合约的适用範围也能解决「无法做出贡献的年轻人却佔着一个球队空间」的问题,本赛季双向合约使用最多的方式是签下一名能提供即战力的老将。

当然目前的设想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体系,但起码给未来发展的道路提供了可能性参考。相比让丑闻缠身的NCAA控制住联盟未来之星成长的关键一年,同时还从他们身上榨取利益,NBA应该佔据主动权。汲取了之前高中生选秀时代的经验教训,联盟能够做到根据需要做出改革的同时把每个人——联盟,球队和球员——都放在一个更好的位置。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推荐
2020-07-23
2019年的诺贝尔奖项的得奖名单已于上星期公布完毕,其中的物理学奖由一位加拿大物理学家和二位瑞士天文
2020-07-23
TOYOTA台湾总代理和泰汽车,于12月15日假三创数位生活园区12楼展演厅,举办TOYOTA PR
2020-07-23
回顾历史,HONDA从1959年便开始进军曼岛TT赛事,也就是在1949年史上第一场WGP赛事(Mo
2020-07-23
设计风格向来大胆引领街头的INDEPENDENT,2015年情人节,以辨识度十足透视感的蓝宝色玻璃镜
2020-07-23
在50:50均衡配重与轻量化两大操控优势之下,MAZDA成功以SKYACTIV科技打造全新第四代敞篷
2020-07-23
womany编按:人生,是一条自己走出来的路,曾经为了太多的理由跟藉口放弃了原本的梦想吗?不要设限自
随机文章
2020-06-11
各位!我们熬到月初啦!!!(搭肩摇摆)在12月的第一天妞编辑当然要贴心帮你把购物清单列好列满(坏心)
2020-06-11
导语:渣男之所以会被称之为是渣男,是因为他们为了追到女生,不择手段使用各种没有原则底线的方式,他们只
2020-06-11
当我们说一个女生「婊子」,好像她就见不得人,要活在污名里;但反观我们说「渣男」,紧接着的羞辱感似乎不
2020-06-11
去年 Kim Kardashian 家族的小妹 Kylie Jenner,被爆出与超人气饶舌歌手 T
2020-06-11
这几年日本掀起一股「哈台热潮」!不仅观光人数增加,甚至连时尚品牌都把台湾小吃融入设计,推出街头巷尾常
2020-06-11
这些粉丝投稿的男友可以称做温暖型男友,就是可以带给女友心理温暖的男人,我来看看有那些例子是属于温暖型
申博太阳城_渔乐九州电玩城|信息网上交流|最全面最及门户网|网站地图 申博suncitygame下载 网页被挂sunb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