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新生活 >关键字:路过──序《叛民城市》 >

关键字:路过──序《叛民城市》


2020-06-18

关键字:路过──序《叛民城市》

出版社:公共册所 

出版日期:2015/10/17

我喜欢行走。

行走是需要练习的。练习可以自在呼吸,避免让大腿疲累的步频;练习能够笔直前进,却还可同时四处张望,不致错过那些在规划之中或偶尔意外出现的景致;练习不会太过匆忙,练习不至于漫无目的。

先后在几个不同栖身的城市练习行走。有趣的是,交通越便利的地方,反而走得越多:彰化、台中、台北、伦敦、牛津、香港、新加坡,各处都有它各自迷人的纹路和肌理。交通的便利性早已取消了「东/西」分野,较明显的区别其实是纬度的。住得更久,更会发现经纬度可以略去不看。生活的体验变成季风的,开始在异地之间发现类似的地理特性。它们可以是语言的、知识的、生活习惯的,甚至是感官的。当然相反地,也可以感受在同一个时区里,不同的经济发展程度提炼出不同的性格和情绪反应。

漫游者的雅兴

行走的信奉者大概对班雅明(WalterBenjamin)不陌生,先后在柏林、巴黎、伯恩各地居住过的他,在未完成的书里告诉我们,在十九世纪的巴黎,这样的行走兴味早就存在。城市里散步的雅兴,标誌着一种属于某种阶级,拥有某种品味和习癖的人类行为。漫游者(flâneur)是诞生于现代都市的物种。他们穿着西装,披着风衣,戴着高礼帽,下颚微微上扬,把一座座城市当成一个个探索空间,藉此重新理解人际关係、发现或是创造城市人的风格。

漫游者的兴味无法随处複製,在台湾就很不一样。或许是因为地景变动得太快,以至于没有对象可供玩赏;或许我们的文化进程跳过了明显的阶级製造,因此我们应当庆幸自己没有那样的布尔乔亚品味。

我们的城市漫游具有相当「季风带」的特色。兴致的培养并非来自阶级教养,而是图存的欲力。蜗居过的台北、香港、新加坡,在国界还未形成之前,同样晴雨不定、人来人往;面对不断变动的地理条件,在同一地区体系中的人们衍生出同样坚忍的适应力。对于何为古?何为今?什幺值得保存?什幺得拆?什幺得移动?这些大大小小、明智或愚蠢、令人欢呼或鄙夷的决定往往就是我们必须与之前进的生活。

异托邦里的浮动地图

《叛民城市:台北暗黑旅誌》所标誌的五十二个景点,许多都是我们经常路过,却不会刻意停驻的场所。它们不一定是一栋建筑,而可能只是一条路、一个聚落、一座广场,甚或一个已经不复存在的空间。作者们透过多次实地探访、史料爬梳和深度访谈,揭示了在这座几乎快被文创和街角文青咖啡馆(而这却也是我的港友和坡友们到台湾闲度周末的理由)湮没的异托邦。

关键字:路过──序《叛民城市》

傅科(MichelFoucault)的异托邦,指的是「架置于空间之上的一个纪元」。之所以名为暗黑,这本旅誌似乎在说,除了白天我们熟悉的地景之外,夜晚的大台北更有故事可讲。在我们每天通勤跨越、留养生习的地图上,有许多并置的空间。这并非意味着空间紧邻在一起,而是强调它们在时间、价值和功能面向的异质性。同一空间,甚至可能有不同人使用、佔领或是觊觎着。

就像如今吵得沸沸扬扬的大巨蛋。每每环评会议开会前后,原本占地十八公顷的森林便会消失一小块,最后这座巨大的钢筋蚕蛹是怎幺结起来的?故事从爬上树干护树的「叛民」说起,暗黑旅誌记述的主体,其实并不是静态的座标,而是动态的人。

所谓「叛民」,实际上就是一个个在现代都市生活的塑造过程中,不断地被排挤到主流之外,再普通不过的市民:被后工业社会丢弃的关厂工人、在黑夜里支撑城市基础建设的移工、以流移的身体为家的游民、不断与身分和文化空间协商的外籍配偶、性少数、慢性病患,他们在「边缘的、缝隙的、虚弱的、底层的、另类的、叛逆的」(页十四)地景里发声。在断垣残壁之间,甚至在已经消亡的地址上,想像、渴望、抵抗,企图索回自己的实存性。

于是,一张动态的地图诞生了。这张地图上所有的线条都在蠢蠢欲动(或早就开始移动),而企图挪移这些线条的是一个个被计画刻度框架住,但不安于室的人。

这些浮动的城市刻度,再现了市井小民对于「正义与不正义、慾望与创伤、焦虑与压抑」(页十四)的交杂纠葛。透过挖掘空间的过去和它获致目前样态的过程,透过对照批评、学习抗争,与主流价值开启了对话。

赛伯格化的人

过去几年客居亚洲三地,惊觉各大城市的地景渐趋一致。建筑如是,风格亦然,就连街角的咖啡店都长得同样「hipster」。原本追求复古、不可一世、反文化、政治激进、独立摇滚的「文青」形貌,也在商业模式里迅速被同质化、连锁化。

行走方式也是。我们被迫追随同样的科技步伐、同样的视角和相同的app捕捉、框架、编程、再製出同样的生活意见和哲学。微微佝偻、手滑着最新手机、屈服于眼前二十公分处萤光幕、随时闪躲迎面而来的路人的姿势,是现代文明人典型的身体展演,也是都市生活的时尚宣言。本真流失,灵光也难寻。

幸而历史从不会单纯被物质条件宰制。行走的历史也是。尤其在我们的行走并非漫无目的,路线受到威胁,彼岸更为鲜明的时候。

路过做为方法

就在不久前(是的,谢谢白狼!),我们「迈入」了行走史的新页。这次的关键字是:路过。

路过立法院,路过中正一分局,路过阑尾服务处,路过环保署,路过经济部。路过是刻意的吗?也许是集体无意识督促着我们前进。《叛民城市:台北暗黑旅誌》带领我们执意路过更多地方。许多是我们几乎踩遍却未曾驻足的街口,许多新闻上炒过一两天便罢休,却仍留观众譁然一片的话题。这是晚近吹起的行走学中一组新兴而重要的关键字,不是经纬也非关季风,而浮现自我们独特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脉络。

路过也是要练习的。练习大口吸气;练习拨草瞻风,能够察觉问题单刀直入;练习所有空间的成就或崩毁都无意外,都可盘算。练习成为一介叛民,以一种永远不甚舒适自在的姿势行走,在黑暗里起义。练习想像着前头的光亮,和可以到达的乌托邦。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推荐
2020-06-11
大家是否还记得先前小编介绍过「网袜妹在路边热舞」的故事呢?当时这位女神街头大跳南韩女歌手IU的新歌《
2020-06-11
你也觉得「结婚这天,是女人最美的一天」吗?你也觉得穿上婚纱,就是女人最美的样子吗?女人迷观察家投稿,
2020-06-11
要说婚礼上最惊艳的人,莫过于身着一袭白色婚纱的新娘了,这位婆婆却在儿子的婚礼上意外的火了,身着一袭紫
2020-06-11
继之前卡提诺分享过小仓鼠的PP之后,又来了一轮汪星人的绝世美尻喔~~~我最喜欢的还是柯基的小PP啦~
2020-06-11
皇帝是天底下权力最大的人,所以他们拥有很多妃子,佳丽三千绝对不是一个夸张的手法。因为古代医疗卫生条件
2020-06-11
文/ZT  来源/ig@rachel_mypark、Ferragamo、Longchamp、Chlo
随机文章
2020-06-08
Olympus 的首部 7MP 级 DC 终于正式宣布抵港发售,代理建议零售价为 $4480,比 C
2020-06-08
Olympus 虽然早前已为新机 OM-D E-M10 举行了发布,不过来到 CP+ 的 Olymp
2020-06-08
现时的无反相机拍片性能愈来愈高,不少用家早已一机两用,取代 DV 拍摄全高清影片。配合 OM-D E
2020-06-08
Olympus Day 是 Olympus 年度盛事,今年主题为「点.聚」,「点」即为每一位热爱摄影
2020-06-08
继中高阶的 E-30 后,Olympus 刚刚亦为旗舰的 E-3 推出新 Firmware,最新版本
2020-06-08
.review_title{font-weight: bold;color: #FF2564;}.r
申博太阳城_渔乐九州电玩城|信息网上交流|最全面最及门户网|网站地图 申博免费开户官网 申博667878